酒神文学网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太阻“黄花”_散文网

来源:酒神文学网小说   时间: 2021-08-28

目前,美国一只对眼猫——喵星人可是火遍网络,火遍全球。

看到那只可的对眼猫图片,我突然想到世界上称为最杰出的猫摄影师之一沃特尔•卡代哈。那是1948年一个的晚上,他在纽约的一个小巷里捡到一只可怜的流浪猫,并把它放在口袋里带回了家。从此,那只猫让这位摄影师展开了传奇的终生事业。

我也想到了我家院子里的流浪猫……

刚搬进现在的居所不久,一天午饭后,我和先生在院子里闲转,突然一只瘦骨嶙峋的黄花猫来到我的面前,它看着我,好象已是用尽全身力气微弱地叫着,只见其张嘴而听不见声音。看着那弱弱的和弱弱的声音也滋生了我和先生心底的一份同情。于是我回屋内找些饭食给“黄花”吃,“黄花”是怯怯地看看吃食,又怯怯地看着我,想吃又不敢的样子。我只好回到室内,通过窗户观看。“黄花”蹑手蹑脚地向食物移,并小心谨慎的边吃边抬头看我们是否向之靠近……

过了几天,“黄花”又来到我的院子,声音仍是那样的弱,我和先生又赶快回屋弄吃的给它吃,仍是放下食物又赶快离开。就这样,“黄花”常常光临我家院落,先生为了“黄花”能安心地来去,还专门为“黄花”做个食盘放在院子的树底下。“黄花”在我们的喂养下,渐渐地叫声大了些,有时,也可以让我走近,甚至还可以用手摸摸它的毛发。这个不速之客,使我的院子也增加了灵性,我和先生都很开心,先生说,听说猫有九条命,要善待它。

两个月下来,“黄花”身体明显是胖了起来,毛发也比刚来的时候要好看些,声音已能从远处听见喵癫痫有什么诱因喵的叫声了。先生每次外出吃饭,总要把饭桌上吃剩的鱼带回来,放在猫食盘子里。第二天,那些食物就会被猫咪吃得精光。就这样一来二去,“黄花”成为我家的常客,基本上每天都会来我家转转,只要看到“黄花”,我和先生就会在院子里逗它玩,和它说话。“黄花”也听懂了我们的声音,有时候,先生饭局回来,手里拿着装鱼的袋子,叫唤着猫咪、猫咪,这时候,“黄花”总会从一个地方窜出来,奔跑到我家的院子里,享受美味,我们也真奇怪,“黄花”到底是躲藏在哪里的呢,怎么一听到我们叫唤就出现在我们的眼前的呢。后为我知道,猫其实是近视的,它看不远,它只能凭着气味道感受有恩于它的人。猫是挑主人的,当一家主人的关爱多余其它主人时,猫就会挑关爱多的主人,当然,如果关爱不够,猫自会找寻更适合的主人。于是我和先生也欣慰,猫之所以经常光顾,也许是我们的对它的爱更多些吧。( 网:www.sanwen.net )

“黄花”的身体逐渐胖了,声音也越来越大了,我也发现“黄花”的肚子也越来越大了,我明显看出“黄花”是要当了,我和先生越发地适时喂养它并对它加以更多的关注。一天,我突然发现“黄花”的肚子扁了,虽然不知“黄花”生了几个,孩子在哪,但知道“黄花”需要更多更有营养的食物,于是,我和先生更是加倍地精心喂养它。这些年算下来,“黄花”也不停地肚子大了又小,小了又大,“黄花”早就是当上太祖了。而太祖“黄花”回报于我们的就是每天看到它以癫痫病那里治得好及着它的那些长大的子孙们来院子里玩耍,那份与自然,俨然是院子主人的伺养宠物,完全不像是流浪猫。

每天吃饱肚子,太祖“黄花”及子孙们就会伸伸懒腰洗洗脸,然后相互再皮闹,或是再用它的爪子抓紫藤根练抓力。或者,或坐或卧或趴在那里,眯着眼睛地享受我们给予的抚摸。晚上,我和先正在院子里散步时,太祖“黄花”就会亦步亦趋地陪着我们,恋着我们的腿脚,跟着我们绕S步。有时,我和先生故意分站不同方向,然后都叫唤着太祖“黄花”跟着我走,只见太祖“黄花”左看看,右看看,很是为难,不知是该到我这里,还是跟着先生走,看着太祖“黄花”的表情,我和先生总会哈哈大笑,太祖“黄花”当然是最愿意我和先生同时朝向一个方向散步,那样它自然就可以无所顾忌地跟着我们一同散步了。每当这时,我总会想到国学大师、爱猫的季羡林先生写过关于他豢养的波斯猫每天跟着他在清华园散步而成为清华园一道风景的。

其实,太祖“黄花”留给我们欢乐的同时,也留给我们更多的。女儿大学暑假的一天,我们一家三口正在室内吃饭,女儿突然发现太祖“黄花”正坐在我家院门外翘首盼着我们的食物,那天我和先生专门上街买来海洋大对虾犒劳女儿。女儿对我们说,给它一只对虾好吗,我和先生相互望了望,默许女儿的请求。那时太祖“黄花”对女儿不是很熟悉,看到女儿给食物还是不敢前去。因此我们一家三口就在室内观察太祖“黄花”的动静,太祖“黄花”走过去把对虾含在嘴里向后院走去,我们好奇地将视线尾随着它,我们看到太祖“黄花”将那只对虾放到向它走来的崽崽面前,崽崽看到妈妈叨创伤性癫痫能要孩子吗来的食物,欢快地吃着。我们当时很心疼太祖“黄花”,于是女儿又夹了只对虾给太祖“黄花”,可是太祖“黄花”依然没有吃,用嘴将之含给了与崽崽待在一起的崽崽。看到这一幕,我们一家三口都惊呆了。于是女儿又又夹了第三只对虾给太祖“黄花”吃,太祖“黄花”这时才将第三只虾叨过去与崽崽及崽崽爸一起吃。我们仨顿时被太祖“黄花”的伟大及奉献精神所感动……

还有一次,我和先生开车上班还没有出小区,发现车前方有一只猫躺在路上,看样子睡得很沉,先生顿时踩刹车,我们于是发现那是一只被车碾压的猫,而且就是崽崽爸。我不由得心一沉,叹了口气,唉,谁把崽崽爸压成这样了?我正想着,可转脸向侧旁一看,太祖“黄花”正蹲在一户的门前石墩上,那么无助,那么无精打采地双眼直视着崽崽爸。太祖“黄花”再次触动了我脆弱的神经。我可以想见太祖“黄花”是多么地难过,虽然我听人们说猫的恋情不是从一而终的,猫没有固定的伴侣,但我有感于太祖“黄花”对孩子、对曾经的丈夫的深厚。否则,太祖“黄花”怎么会那么地为崽崽爸哀痛和垂泪?远方的女儿惊闻崽崽爸的惨烈也很痛心。那天的一整天,我情绪都很低落,眼前总会闪过悲伤的太祖“黄花”以及死去的崽崽爸。

前阵子,我和先生下班回到小区,借着车灯又发现一幕惨剧,一只“黄花”倒在一片血泊中,我的心顿时纠在一起。不会是那只老太祖吧,我和先生走下车来又进一步端详仍时看不清到底是小黄还是太祖黄,先生说,还是回家拿工具将它葬了吧。当我们去院子里拿工具时,看到了太祖“黄花”在我的院子里,它可能还不知道它的太原看癫痫比较好的医院子孙发生了车祸,看到我们正亲热地向我们叫唤呢,我纠着的心一下子释放了许多,我急忙蹲下去抚着太祖“黄花”,嘴里又是念叨又是叮嘱:太祖“黄花”,乖,一定要好好保重,不要出任何差错。虽然我和先生将小“黄花”葬了,但接下来的许多天,我每次走到那里,都会心有余悸。每次再看到太祖“黄花”走在路上,总在会在嘴里念着:太祖“黄花”,天凉了,千万离车远点!千万别蹲在车底下!一定要好好保护!

……

现在,我们每天吃过饭,必定会与太祖“黄花”及其子孙们玩一会,太祖“黄花”总是那么无私,只要是它的子孙们吃饭,它就对食物视而不见,坐或那里晒太阳或玩其他的东西,只有子孙们吃饭了才会过去吃它们吃剩下的食物。因此,女儿为了能让太祖“黄花”吃得好,总是将食物分成两份,一份让子孙们吃,一份留给太祖“黄花”单独吃小灶。每当这个时候,那些太祖“黄花”的子孙也会跑过去抢,但鉴于女儿的看护,它们只得作罢,坐在那里眼馋地看着太祖安逸地吃着,然后再享用太祖“黄花”吃剩下的。那天,我晚上在院子里慢跑,其中的一个子孙"小灰白"过来,我说“小灰白”,跟我跑步,"小灰白"先是不好意思地猫几声,然后就真的跟着我跑,只要我转个方向,它就立即在后面冲到我前面的终点,然后坐在那炫耀地等着我。看着这帮被我们眷惯的流浪猫,我时常会在微信上晒晒它们,也得到亲们的点赞和褒奖,最喜欢的留言是:院子里都成动物园了;一个个都被养成肥猫了;主雅客来勤;仁者爱人,仁者爱一切生灵……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spxnv.com  酒神文学网小说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