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神文学网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我为“戒色”大师免费疗怪疾百姓

来源:酒神文学网小说   时间: 2021-07-03

早听说A患怪病了,从去年四月份起,精神就有了问题,我这次回家过年,特地叫朋友把他领到家来见识见识。昨天,A和我亲戚一同来了我家,数年不见,他一下就认出我来:“啊,华昌,这么多年来,你一直没变!”我微微一笑,心道:“难道传言有误?他根本就没有病?或者真的已经好了?”
吃罢午饭,亲戚走了。我留A在家玩,当然是以咱多年不见的理由。
在我的热情挽留下,再加上朋友的怂恿,A留下了。晚上,我们坐在火炉边烤火时,我拿出一些文字请他看看,却发现他思路清晰有条不紊。我再同他谈论一些往事,他记忆犹新!我暗想:“他真有病吗?分明一切正常。”于是我问他:“听说你以前病了,现在好了吗?”
他:“我哪里有病?在广州北京医院都去检查过,一切正常。”
我:“听你弟弟说你病了的。”
他:“是他们胡说八道。这是有人害我!他们通过雷达、电波、汽车…甚至风声向我传播声音能量等。我去谋道镇派出所报警,哪些警察都是重庆的卧底!我才一说这事,他们就说我们什么都没听到啊。我再说,警察就说‘这人是神经病,把他轰出去!’我又去利川都亭派出所报案,警察说‘你这样的事,我们连听都没听说过!’”
我:“你还真报案去过?”
他:“是啊,真的是有人在害我。”
我:“那你现在还能听到声音吗?”
他:“能!不信我俩出去听听。”
我随他走出门外,静静倾听…
他:“你听见没有?他们在喊打喊杀!”
我:“我什么都没听到呢!你能听清他们说的什么吗?”
他:“能!你听,他们这时正说杀死你这傻瓜又有什么用?不管你在哪也躲不脱我们的追踪!…”
我:“不对,我什么都没听到呀。”
他:“可能你听力不行,那声音很微弱。”
我:“我能听清对面那户人家的说话,你北京癫痫科好的医院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他费劲地听了好一会儿…

我:“这说明我听力不比你差吧?”
他:“你听力好。”其实我根本听不清对面那户人在说什么。
我们回到房间继续聊天。
我:“告诉我,你听到那声音还有别人听到过吗?”
他:“声音大的时候旁边人都能听到的。比如我在宜昌火车站候车,那打杀声大的骇人,一些旅客用纸塞住耳朵。警察也被那声音吓着了,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惊慌失措的跑出去察看。先前候车室里是六个警察,后来只有两个了。”
我:“这么厉害?那你为什么不让旁边人听听你说那些声音?”
他:“我担心普通人听到了被吓着了。有时候,他车灯一亮,所有车灯都受他控制,突然都亮了,连大客车的也亮!”
我:“车在哪里。”
他:“公路上跑。”
我:“车里有人么?”
他:“肯定有啊,不然怎么回跑?他们都是来害我的。”

我:“是白天还是晚上?”

他:“天黑的时候。”

我心里明白了几分,知道他心理已经不正常了,于是不动声色地继续问道:“嗯,你就是听见声音和看到这种现象?”
他:“严重时,我清楚的感觉体内疯狂震荡,有强电流打我,有一次我还差点晕倒。比如我去北京博物馆,往楼上爬,每上一层电流震荡越强,我向地下室走,在第二层时,震荡电流就消失了。”

我:“听说你出门后不知道回家的路了?到处找你都找不着,结果不去找的时候,你又回来了。”

他:“哪是不知道路?我是怕害我的人知道我的家了,再去害我的家人,我就回来时绕道回来,躲他们。我对家人说有人害我,他们说‘谁害你呀?不可能!’家人根本都不相信我的话。你相信有人害我吗?”身体总是抽搐是什么原因?> 我:“嗯,我相信。那么,你觉得谁这样害你?”
他:“广东龙门清溪电子厂那里的人,自从我在那听到古怪声音了后,我就感觉不对了…”
我:“你听到了什么声音呢?”

他:“男男女女叫春的声音。就从那次听见后,我就发现了这怪现象,一时不知是怎么回事,于是就到全国各地到处去躲,可是怎么躲也躲不掉。”
我知道他是心魔在作怪了。他的故事我是了解的,他长这么大,是个从来不乱搞的好男人。据说他活了几十岁只和女人发生过一次半的性关系。第一次是在他高中毕业后,一对夫妻请他去做种,鬼使神猜的他就与那妻子发生了一次关系。结果种没播下,那丈夫再去叫他,他怎么也不再去了。第二次却是和一位卖淫女,那次他只做了半次,听说是那卖淫女太老,下体不够湿润,没几下他那活儿就被刮破皮了,于是就做了半次。从此,他修身养性不近女色。尽管是以练气功去坚守,但他内心深处一定是难逃性压抑的煎熬的。这一猛然听见男男女女现场直播的荡声,怎不会热血沸腾?这就让他产生了幻觉,思想意识从此不受自己的控制。想到这儿,我立即对他道:“疑心过重,就象故事一样,某人怀疑朋友偷了他的东西,于是立即觉得那朋友行迹可疑起来。”

他立即道:“我这个与那不一样,我不是怀疑,而是真的有人害我。”

我:“你听到的声音是不是幻觉呢?”

他:“不可能。这绝不是幻觉,是真的有声音。”

他说这话时,我见他脸色通红,似乎有些激动,如果别人不信他的话,他似乎很愤怒。我立即转换了话题,开始聊一些他感兴趣的东西:“你练气功练了多少年呢?”

他:“差不多20年了。”

我:“你觉得你的功力很深厚吗?”

他:“当然黑龙江中医癫痫医院深厚啊,早都能给别人治关节炎什么的了,而且治好了好些人。”

我:“你能发放外气么?”

他:“当然能发放呀?发放不出又怎么能治好人家关节炎呢?我只要手掌对准人家,人家就能明显有感应。”

我:“我不管人家有没有感应。这感应不能说明什么,因为假若是一块冰放在你脸前,你就会感觉脸前凉嗖嗖的;一个没练气功的人伸出手掌对准人家面部,都会有一定热感的,只要手心是热的。你如果能用内气吹灭蜡烛,或者推倒什么东西,这才能真正证明你可以发放外气了,你试过没有?”

他:“没有。”

我从怀你掏出一支烟竖在桌面上对他道:“你试下,能推倒这烟头吗?这东西只要微风都会倒的。”

他伸掌对准那支香烟发放内气,结果香烟纹丝不动。

我见此对他道:“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你的内功目前只能发放意念却不能发放外气,所以,你的功气还得经历传说中的瓶劲。”

他:“不可能有瓶劲,我大小周天都早已通了的。”

我见他仍然半信半疑,就问他:“你说张三丰气功厉害不?”
他:“当然厉害啊。”

我:“他在大成前疯了三次,每疯一次功力便进一层。”
他:“张三丰疯是因为他的名字,小说家胡吹的,历史上不是这样的。”

我:“我看见一部历史上说他疯了三次是真的。”其实我并不清楚,只是骗他。

他:“真的。”

我:“是真的。所以你觉得自己与张三丰的功力比如何呢?肯定不如他吧?那么,你气功出现瓶劲是极有可能的,对吧?”

他:“这样说来是有可能的。”

四川癫痫治疗医院有哪些 我:“你那些感觉会不会是走火入魔的现象?”
他:“我不是走火入魔,是真的有人在害我。他们用高科技发出能量,厉害时我都能感觉内气强烈震荡啊。”

我:“如果你梦见被人捅了一刀,醒来就会感觉那部位痛。”
他:“嗯,有时还要痛几天呢。”

我:“你那些感觉和听到的声音就象做梦这现象一样啊。”
他:“这绝对不是一样,做梦那是假的,我这是真实发生的。”

我:“你怕他们杀你么?”
他:“不怕。”

我:“你为什么不把你这些感觉什么的全当成是假的呢?反正这又不要自己的命?”

他:“这能行么?”
我:“你练气功不是要抱元守一吗?这就要求意志坚定,你把这些感觉坚定的以为它是假的,是你自己的幻觉,再高科技的手段,又能把你怎么样?”

他:“嗯,我以后就当这些是假的,全是我的幻觉,很能不能抵挡住。”

我:“你要坚信自己的意念能抵挡住才行。我会预言一个人的劫难你相信么?”
他:“我相信,知道你说得很准。你看看我能不能度过这次劫难呢?”

我:“依我看啊,你能度过这次劫难。不过,你必须坚定的把发生在你身上的东西全当作是自己的幻觉才行。”

他:“好,我听你的!”
我:“如果你坚持了一个月还有这样的现象,你再来找我吧。”

他:“好的。”

……

第二天,他回去时,一再表示自己会当作那些是幻觉进行自我调理,而且硬是要塞给我侄子票子,侄子乐颠颠的接过票子去店里买东西去了……

 

上一篇: 母亲节礼物精选

下一篇: 水下疑凶推理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spxnv.com  酒神文学网小说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