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神文学网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当兵的故事(03)-

来源:酒神文学网小说   时间: 2021-04-05

    好在,衣服是借到了,这一耽搁时间却已经三点了,我急忙往部队赶,在路上却发现自己的士兵证不见了。。这让我极度郁闷,最后只能转到部队外的一处围墙边,翻了过去……

    后面的几周,总算没有出过任何问题,拜托团部的老乡帮忙办的士兵证也快要完毕了。
    就在我觉得应该没事的时候,却被团部的参谋长叫到办公室,指导员和连长也在办公室里,参谋长很亲切的拉着我,叫我坐在一边的小马札上,然后才开始说正事。
    原来,那天在公园救人时被市里晚报的记者撞见了,而士兵证也是掉落在水里,还被记者拾去了,然后记者拿着士兵证采访了惊魂未定的小学老师,并将这个采访刊登在了第二天的晚报上,上面还有一张我的背影的特写。
    小学老师在沉默了几周后送了一面旌旗到团部。而正好被在团里检查的张师长和其他几位首长撞见,首长们很重视这件事情,经过相关的取证和调查,该事情得到证实后,师里立刻为我申报了一个个人三等功,于是才有了面前这一幕。当然最重要的是我掉落的士兵证此刻正在师长那。
    可是参谋长的话,却让我知道面前这三位首长并不是要授予我应得的奖励,而是要想和我商量下是否可以让我将这个三等功让出来,给连里一个即将退伍的老兵班长,而且按参谋长的那个意思貌似这次的谈话仅仅是礼节上问问,实际上这件事情已经被团里的首长们默许了,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参谋长正在讲话的时候,一个二级士官敲门进来,士官班长姓周,就是那个即将退伍的是老兵班长,周班长瞄了我一眼,随即与连长和指导员高兴的说笑着走出了办公室。
    连长和指导员走后,参谋长挥挥手我也起身离开走出了团部办公大楼。
    平心来说,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转过念头一想,其实自己最根本的初衷并不是为了奖励,甚至开始还偷偷摸摸那么狼狈,想想当时的情况不禁一阵莞尔。
    时间缓缓在军营里流动,北国没有春天和秋天,几乎是夏天过完刮几天大风,当白桦树的叶子掉光时冬天就到了。
    老兵退伍的脚步也逐渐临近了,这天,我正在训练四百米,团长的勤务兵找到我,说团部有首长找我。我奇怪,因为在部队里我认识的首长很少,会来找我的就几乎没有。
    跟着勤务兵来到团部的团长办公室旁的小会议厅,(报告)进门后发现团长,政委、张师长、(卫戍军区的)王参谋长(王大哥)和另外一个看起来很眼熟的老首长(没带军衔)一起正在交谈。
    我一进门,王大哥就非高兴的站起来,用右拳轻轻的擂了我一下。
    “嘿!好小子,听张师长说前段时间你立了三等功!小子不错嘛!今天我和几位首长们一起给你送士兵证来了。”
    从王大哥手里接过因为弄湿过有些皱的士兵证没有吱声,偷偷的看了看团长和政委,见两位首长的脸色在听到这话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
    “嘿!小子,怎么了?还害羞?去,把你的军功章拿来给哥瞧瞧。”
    我没有动,因为我连看都没有看到那枚军功章,更别说拿出来给别人看了。。。
    这时,政委居然开口叫来勤务兵,叫他和我一起去连里拿东西。。。我感觉有点呆,同时很疑惑难道团里的首长不知道,军功章没有分给我么?
    在回连队的路上,我只能将我根本没有军功章的事情告诉了一起来的勤务兵,勤务兵一听吓了一跳,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叫我问那个拿了军功章的周班长借军功章来应下急。可是非常不巧的是周班长根本就不在连队里。作为一个二级士官在面临要离开部队时,往往都会先行回家联系工作,而此时周班长已经回老家河南商丘了。而连长带着兵在外训练,指导员也不知道去哪了。一时间我只能和勤务兵一起干瞪眼。
    就在我和湖北癫痫医院哪个好勤务兵急的团团转时,几位首长已经溜达到了连里了。
    最后没有办法,我只能将关于这个三等功的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向王参谋长(王大哥)讲了。当然,团参谋长说的此事是团首长默许的我没有说。
    结果可想而知,王大哥的脸色相当难看,张师长皱着眉没有说话。而团长政委已经暴走了,叫勤务兵找到连长和指导员,叫他们跑步火速回来,唯有那个眼熟的老首长一直眯着眼睛在。。。。微笑。
    当连长和指导员回到连里时满头大汗,脸色非常难看。任谁面对这么多的首长脸色都不会好看到哪去,特别是这些首长们看起来都很生气。
    此时,我作为一个兵留在连部里有些不太好,所以我退出了连部,就在我关门的时候,连部里传出两声耳光声。。。
    团长在连部里咆哮,声音传的老远,所有的士兵们都在排长和班长的约束下,呆在寝室里学习条例。
    我悄悄的回到班里,坐在队伍的最后面,排长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而班长则继续大声的念着条例。
    不一会,连部传来连长的声音,一时间几乎所有的士兵们都支起了自己的耳朵。排长的耳朵也不停的抖动。班长的声音只剩下了蚊子的哼哼声。
    “团长,我错了,求您~~~嘭(门又被关上了)声音消失了”
    一瞬间,所有人都将视线转到了我的脸上,就像我此时戴着大皮猴的面具一般。
    最后,师里给团里下了处分,团里的两位主官都受到了警告处分,最后被查出是该事主导者的团参谋长被调职,指导员和连长都被降职了,团里也给连里下了一个全体干部警告处分。一时间谣言满天。
    一周后,我在师里的礼堂里带上了三等功的勋章。
    其实,后来我才知道那个看起来眼熟的老首长,其实就是那次我被老乡抽血时,在病房里躺着的受血病人的父亲。呃。。。那是军分区的副军长。。。。。
    时间过的飞快,送老兵的时候我没有出去,因为没有能够让我流泪的人要离开,所以我站在连队的营房窗前,看着那些刚刚才哭的死去活来的兵们,转眼便又在欢呼老兵终于走了,一时间我心中无比的茫然。
    老兵走后,新上任的连长和指导员也到了,年终的拉练也在紧张有序的筹备中。几天后团里接到通知,直隶于中央军区的一个导弹基地要从师里选择20个兵去执行特派任务。
    于是,团里的年终拉练中添加了一项名为野外生存的训练科目,而且,听说这个训练科目其实是个比武,能最终胜出的人,不但能得到荣誉而且还能进阶去师里参加相关的比武,运气好最终能进到导弹基地的特殊任务执行部队去。
    其实,拉练的全名是徒步负重长途陆行训练,本来其分为三个部分:负重徒步长途急行军、轻装短途奔袭、野外生存对抗。但是,由于环境的缘故,很多北方的城市中的军队都将拉练中的野外生存对抗给消减了。
    转眼,便到了拉练的誓师大会,排长大人却要安排我站岗。本来此次拉练一个连队要留两名留守的人员,排长大人第一时间便想到要我留守,可是极度想要参加此次野外生存对抗比武的我,找到了新来的连长,最后,我如愿的参加了此次的拉练和比武,而排长大人却被连长留下留守了。这让排长很恼火,于是在誓师大会的时候,我就站岗了。
    经过,历时一周的拉练完毕了,团里报名参加野外生存对抗的连队(由于,有部分连队要回团里进行战备警戒,所以不是所有连队参加)和师里其他的兄弟连队一起乘坐军车,向着张市军分区几百里外的一座XX森林进发了,这座位于寒带的森林就是此次生存对抗比武的场地,路上,带队的是一个师里分派的某个参谋长,给大家介绍了此次比武的要点和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
    这座森林是一座半原始森林,因为森林的一边是沙漠化的荒漠,所以,森林中部分的树木属于人造林地,故称为半原济南哪治癫痫病好始。整座森林占地面积约两百多公顷,森林中有两处水泽这在北方是很少见的。森林中有地表水,因为水中活性金属离子含量过高所以不能直接饮用。
    此次的比武分为10个队伍,想要胜出的队伍就要获得其他三个以上的“机密匣”且只有走出森林的士兵才能享有胜利。‘机密匣’的形状由每个队自己决定。野外生存对抗持续两周,每个队每个士兵只配给三天的食物和水,并配备一把匕首,一支97式自动步枪,钢盔、工兵铁锹、三颗空泡(教练)弹(这种子弹的弹头是玻璃塑钢材料的,杀伤力在8-10米以内,在野外可作为点火工具)。三天后的食物和水源由每个队自己解决。每个队配给一把信号枪,两颗信号弹。
    参加野外生存对抗比武的所有士兵都被打乱了编制,有些在队伍中能遇到自己认识的战友,而有些遇到的都是陌生的其他连队甚至是其他团的战友。
    个人认为一个团队的好与坏,在于默契和一个懂得包容的领导者;事实证明默契可以培养,但一个领导者的包容却不是任何一个团队领导人都有的。
    我的周围全是不认识的战友,领队是来自某特种部队的一名排长,没有副领队。我对这样的情况没有多大的不适,仅仅觉得队名 ‘山猫’……有些怪异。
    唯一让我觉得不安的是,我在比武开始前看到了前指导员,他此刻是‘野马’队的副领队。然后‘山猫’直接收到了‘野马’的挑战。
    密林中,地上树叶枯腐发酵后变成的泥土踩在脚下发出沙沙的声音,而且质地异常的松软,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泥土中的腐化的味道,这已经是在森林中度过的第四天了,这四天,我才真正体会到几分野外生存对抗的苦累,晚上睡觉不单是合衣而眠,更难受的是,要用绳子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固定在睡觉的树上,以免晚上睡着了翻动身体的时候从树上掉下去。森林中露气很重,一觉醒来不但全身都湿透而且僵硬的就像僵尸一般,由于此刻已是冬天天气异常的寒冷,所以几乎每天都是在森林清晨的清冷中被冻醒。
    白天不但要警戒来自其他队伍的试探侦察……呃,还有骚扰。晚上睡觉也要时刻警醒,某些队伍精力过剩,晚上半夜会偷偷摸摸的到别的队偷袭。
    领队的排长对于这种事情做了一些很不错的防范,比如将某种树的果实碾碎后,晚上涂抹在睡觉的树的树干上。树下松软的泥土中插入数枝削制的锋利的木棍,当重物落在上面时。。。嘿嘿!保证能至少扎两三个窟窿。‘野马’在吃过几次亏多出几个一瘸一拐的士兵后,老实多了。
    当第五个夜晚降临的时候,几乎所有参加对抗的战队都断炊了。得要自己寻找食物。
    第六天,领队排长诧异的看着我手里的野果,然后将野果分给大家‘果’腹。在中午休息的时候,领队的赵排长突然问我
    “你能分辨植物的可食用性?”
    “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看你挺文静的,还以为。。”
    “……还以为我应该挺操蛋的?”
    “(沉默)”
    “城市兵,你这样的挺不错的”
    ‘野马’的队伍全都是农村兵,这挺符合带队首长们的意愿,当然,他们的战斗素质也确实要好一些,至少,一夜偷袭后他们依然能精神振奋,而我们却有些萎靡。
    今天上午去侦察顺便找吃的,非常巧的遇到了野马一位‘瘸腿’战友正‘灰常’警惕的看着我,而他的面前有一堆看起来长的异常鲜嫩的。。。蘑菇;他异常紧张的看着我,然后非常迅速的采走蘑菇,走时还不忘瞟了当时两手空空的我,那眼神异常的。。。。。得意。
    我走近一看立刻大汗,‘蛾菇’!!!我感觉自己的头皮有些发麻,这种蘑菇外表看起来好像是很美味的,其实这是一种食用后会让人上吐下泻的毒菇。因为在动植物百科全书上有其非常清晰的彩图。不过,好像不会出人命。。。
癫痫病长沙哪家医院好     由于我们队和野马正处于对抗阶段,所以,我也没吱声,然后继续找可食用的植物或者。。。动物。
    队友们都默默的啃着野果,这种果子是一种名为‘山地瓜’的块状根茎植物,味道酸涩有一定的药用价值,但是却可以吃,而且绝对没有毒。
    相对于我们这边队友们的默不作声,野马那边感觉就像过年一样,不得不说,他们的侦察兵的运气非常的‘好’,据说这次他们的食物中不但有‘鲜美’的蘑菇,还有肉食。。。一条更加倒霉的蛇被他们盖进了锅里。
    因为野马一直和我们处于对抗阶段,所以他们营地附近一直都有被我们这边监视着,当然,我们这边也有,我们双方都清楚这种情况,只是都漠视了这种情况。
    不一会,我们队的侦察兵回到了营地,看了一眼大家啃的‘山地瓜’,眼神有些呆,然后就给领队排长汇报了侦察所得的情况。待侦察兵说完,我感觉机会来了。
    原来,野马的这群倒霉孩子不单将‘蛾菇’煮来吃。。还喝了蛇血。。。。。如果仅仅只是吃了‘蛾菇’可能要等到第二天才能对他们动手,但是,蛇血。。。这种温凉的极品补药。。。却能将这种情况加速。。。结果会。。。很糟!!!
    其实在他们的侦察兵采摘‘蛾菇’的时候,我就打定主意了,建议排长带队去偷袭他们,回来后,我将自己知道的情况给排长一说,排长有些意外的看了看我,说了句“你小子还真狠!不过我喜欢!”
    和排长交换了一个眼神,排长压低声音说“偷袭提前”而我有点惊异“您知道?”排长看了看我“那当然,哥可是特种兵出身”
    当我们轻装奔袭了1里多山林路来到野马的营地后。。。眼前的一幕将所有参加偷袭的队友吓了一跳……
    地上散乱的躺着几个口吐白沫的野马的队员,而他们的领队则手握着信号枪,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野马的机密匣是一个火柴盒,这是很早就侦察好的,不一会就在他们领队的上衣口袋里找到了……
    然后,帮他们将信号弹打出去,留一个队员善后,我们又没入了幽密的森林中。
    虽然,这样做有点趁人之危。。。但是,“这里是战场”不是么?
    “不论是在何时何地,我们和我们身边都是战场”。这话是比武完毕,赵排长说的,可是,我却一直没能明白他的意思。这让我在今后的日子里遇到不少坎坷,吃了不少的亏;现在明白了,心中留下的却只有沉重。
    时间过去了六天,‘野马’这队倒霉孩子便被抬着离开了……
    剩下的时间,‘山猫’战队在排长的带领和‘鼓励’(感觉有点像怂恿)下,无所不用其极的收割别的战队,比如,故意放出风声说找到了某处可以直接饮用的地表水……再佯装喝的欢畅淋漓。其实我们自己喝的水,全是夜晚用自己的头盔和湿透的战衣收集出来的。这种水澄清后喝起来有些咸腥,因为战衣里混合着汗液。
    不过赵排长说,这样的食用水可以减少身体对盐分的需求。
    于是,某些警惕性不高的战队都上了当,当他们或因为拉肚子或因为轻度中毒,无法继续比武时,排长都会带着我们在他们发射信号弹前,将他们的机密匣‘带’走。实在有几分挥一挥衣袖的感觉。
    经过了一连12天艰苦的野外生存训练,剩下的能穿越于山林继续比武的只三个队,我们绿袖队的‘山猫’;大部分队员都是警备连成员的灰袖队的‘野狼’;还有一个和我们一样混合队伍的白袖的‘漠狐’。不得不说剩下的两个都是强力的对手,比武到此还依然可以活跃于山林的队员都是无限接近精英的存在。
    此时我们山猫已经完成了既定的任务,已经得到了五个机密匣,赵排长领着我们东躲西藏向着森林的外围突围而去,剩下的三天是关键的三天,赵排长告诉我们只要在最后一天保有现在的胜利果实我们癫娴病是什么症状?就算是成功了。
    根据侦察兵的报告,另外两个队‘野狼’和‘漠狐’中,‘野狼’是通过强战已经得到了四个机密匣,而‘漠狐’却只有两个机密匣。还好对抗的规则中有规定不能联盟,所以,我们要主要防范的的对象便是‘漠狐’,而且实力与我们几乎对等的‘漠狐’绝对不会去招惹实力相对较强的‘野狼’,所以清楚于此的‘漠狐’绝对会把爪子伸向我们‘山猫’。
    当然,我们也需要警惕‘野狼’,也要防范‘野狼’会想要独占鳌头。
    如果说先前的12天对抗只是大浪淘沙,那么剩下三天的对抗就是真正的对决。
    这一路向森林外围的移动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危机和变数,也幸亏是我们对‘野狼’有所防范,在遭遇到了‘野狼’的短兵相接时,才没有那么的狼狈。在利用事先做好的陷阱,与‘野狼’周旋,各自都有损伤;不过在这场短兵相接的战斗中,我也见识了赵排长的勇猛,见识了特种兵的彪悍。‘野狼’的队员凡是被赵排长关照过的,几乎都是骨节错位的下场。而我起到的作用不过是诱敌……真是没脸说出口。最后的收场我一共被对方划了两个红印(由于不能真的刺杀,所以只能在对手衣裤上留下红色的划痕印记),幸好不是在要害部位不然我也许就会被直接踢出局。而赵排长将对方三个队员直接送出了这场对抗。我们队也有两人由于身上的红色印记过多被送离。。。
    相较于‘野狼’的刚强和直接,‘漠狐’的狡诈要相对让我们郁闷些,就在‘野狼’‘退走’后,我们迎来的‘漠狐’的华丽登场,不过相较于野狼的陆地战,我们与‘漠狐’展开了一场类似于空战的树冠战,这场战斗野狼也有参与不过他们是在外围。
    天空黑沉沉的,我们躺在树冠上,树干上和树下都做了防护。树干上都涂抹了粘液果的汁液,树下已经埋好了很多的尖锐树棍,还有钢盔装满了泥土吊在树干上。
    夜里,由于露重地上的枯腐树叶都粘上了水,踩在上面不会再发出沙沙的细微的声响,黑暗中近十个身影在穿行,却不知道前方的黑暗中有怎么样的恐惧在等待他们。
    ‘漠狐’来了,树上的侦察兵周历军同学发出了警告。我们也在非常疲倦的情况下咒骂‘漠狐’的卑鄙,完全忘记了前段时间我们自己也有类似的行为。
    不过可怜的‘漠狐’在还未进入陷阱的时候就遭遇了‘野狼’的袭击,一时间黑暗中一片混乱,‘漠狐’这群杯俱的孩子将突围口定在了,我们那充满了陷阱的树下,这夜也是注定了‘漠狐’的覆灭。
    在‘漠狐’冲进陷阱区后,一时间钢盔与泥土齐飞,咒骂与喝叫共鸣。泥土拌着地上的露水,将冲进陷阱区的一大票人全部丢翻。然后是跌倒后摔在尖锐的木棍上,愤怒的‘漠狐’队,想要爬上树来,却又很杯俱的再次摔倒在陷阱里。某些‘漠狐’的队员将泥土撒在树干上,在继续向树上爬来,这下才在树冠与树杆之间,和以逸待劳的我们给干上了。反正天太黑,谁下了狠手,谁被下了狠手,没人知道;当天再次亮起来的时候‘漠狐’几乎是全军覆没,呃~~~由于很郁闷的原因,‘漠狐’的队员中有几个都身受重伤,有几个因为腿部受伤流血不止,不得不被抬出比武场。。
    让我们和‘野狼’很郁闷的是,‘漠狐’的‘机密匣’谁也没拿到。。。。野狼此次也损失惨重能继续站着比武的就只剩下4个人。。其中还包括队长和副队长,在混战中我们队也没讨着好果子。。。。从12人锐减到了6人。。在此期间,我和一位‘漠狐’的队员在战斗中从树上掉落下去,我非常幸运的把他压在了下面……致使他最后加入了被抬出比武场的行列。
    比武最后一天,我们和‘野狼’很默契的没有再大打出手。
    走出比武划定区域的那一刻,看到等在外面的团长、政委、师长及军区来观战的首长时,我们山猫队的大部分队员(包括我)突然就激动的放声大哭了起来……
    最后一位非常面熟的据说是军区来的中将首长,宣布了此次‘雷霆2000陆军野外作战演习’结束。此刻我才知道我错过了誓师大会,错过了什么。(待续)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spxnv.com  酒神文学网小说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