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神文学网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最后一堂课-

来源:酒神文学网小说   时间: 2021-04-05

“今天的这节英语课是我们今学期最后一节英语课了,‘平时分’还不够高的同学这节课就要尽量争取拿分了”已经步入中年,头发开始脱落的英语老师一走近教室,弯下腰按了电脑的开关按钮,放下书本大声跟同学们宣布。

坐在台下的同学听到老师这么一说,才如梦初醒过来,大二的一个学期即将要结束了。有些人的眼神充满了茫然,好像还不愿意承认眼前的事实,怎么一个学期这么快就快要结束了?

“那些‘平时分’已经够一百分的同学就不用再举手回答问题了,把机会让给其他同学吧!”英语老师又补充说。

其实大家的心里都十分清楚‘平时分’的多少意味着什么。学校的期末统考是这样规定的:总分数分为期末卷面分和‘平时分’,各占50%,前者不用过多叙述也知道是这么回事,而后者的多少主要也是靠自己----站起来回答问题、上台演讲、不能迟到早退等等。此时,台下的同学不自觉地引起了一场小小的骚乱,他们纷纷向负责登记‘平时分’的小组组长询问自己现在的分数是多少了。听到自己分数后的人,相当一部分是不满现在的分数,不禁眉头紧皱起来,一部分人是听了仿佛是听到胜利消息似的,或自信的浅浅一笑,或肆无忌惮的呵呵大笑,而人有些人就显得很特别,他们看上去种默默无闻,甚者是瞧不起这些所谓的分数,他们翘着二郎腿,轻轻地吹着不带声的口哨,摆出一副与世无争的或是藐视的神情。从紧闭的嘴唇和眉间深深的褶皱来看,刘金波大概就是属于那种不满于自己分数的人了,因为他得知自己的‘平时分’只有71分而已,距离早早就设想好的满分还有相当的距离啊!

“哎呀,都怪自己要上英语课就时不时的逃课啊!更倒霉的是,几乎是自己逃课那一节课老师就点名的,真他妈的让他点中了!”

“一定不能在‘平时分’就输给这些家伙的,最后机会我一定要绝地反击,尽量争取这些分数!”金波在心里对自己说的同时,紧握的拳头不由自主地快速打在自己的大腿上,但他却一点都不觉得疼痛,如果是换作平时别人这样跟自己开玩笑,他可能马上就一记重拳回敬过去了。我不是爹娘生的啊?

刘金波之所以会产生这种激动而又带点神经质的反应,原因是,用他自己戏谑的小孩癫痫病是什么症状话说就是----“那一次伤得我很深啊”,他讲的那一次是指进入大学的第一次奖学金评选结果。事情是这样的,初次评选结果出来时,他是获得二等奖学金的,对此他也觉得还算满意了,毕竟,谁都清楚得第一等奖学金实在是太难了,有时候整个学院都没有一个人能获此殊荣。可万万没有想到是的,竟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了,一个仅排在他后一名的女生,她对初次结果可不满意了,她认为自己的实力没有在排名上表现出来呢!于是她抱着一种近乎是扒粪式的勇气,从开学第一天到学年结束的最后一天,找出遗忘了的但又可以加分的活动,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让她找出了两个,-一个是听了个风水讲座但忘了去盖章(她的好朋友替她作证,并且发誓确有其事),另一个就是临时顶替别人在校运会上扔了几枚飞镖(全是四环以下或者连靶子都没碰着的)。凭着这两个终极回马枪,这位女生的总分数增加了0.02,最终评审结果出来,刘金波被这位女生反超了0.01分而屈居她后。

“致命的0.01分啊,本来2000块钱的奖学金啊,现在变成了1200啊!他妈的让我白白少了800块了!”刘金波总是爱这么声情并茂地对别人诉说自己的委屈,像是要得到别人的同情似的。

那些听了他这么讲的同学,有的觉得那又不关我的事,也懒得发表什么意见了。而有的就不知道是不是出于真情实意的,会安慰他说:

“这确实是有点可惜,不过还是接受现实啦!”

“嗯嗯,唉!算啦!男人大丈夫不跟这些小女子根根计较!”刘金波反而更加来劲了。表面他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姿态,其实在他的心里除了挥散不去的遗憾埋怨外,竟然他还想到了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故事,他决定下一年一定要漂亮地干它一场。

果不其然,上了大二后,他首先是做了一件让他十分满意的事,他没有单车也不爱骑单车,然而却毫不阻碍他轻易加入到学校的单车协会,之所以这么做,他是出于‘战略上的考虑’,只要交20块钱去给这类协会,期末的体育成绩就肯定90分以上了(那也是协会自己维护体面的需要),纵然你没有去骑过一次单车。每周的星期四下午,大家经常会看见刘金波出入各种讲座、体育活动、文艺活动等等。他把自己的行程安排得还相当的紧治疗成年人癫痫病的办法密,参加了下午的讲座后还有奔赴晚上的讲座,有时候连晚饭也顾不上吃。连同学们见了他也开玩笑调侃他说:

“刘金波,这一次又去参加哪一个政治局扩大会议?”

“刘金波,又去参加哪个座谈会呢?还是去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剪彩?”

“刘总理,您日理万机,真是太辛苦你了!”

“哈哈…那里哪里!”“这辛苦是值得的”刘金波这时往往就傻兮兮的笑着回应同学们。

“现在给大家三分钟时间去做书本的单词填空题,待会做完了就站起来回答,不用举手了。”英语老师对大家说。

教室响起了杂乱的翻书的声音,很多人都是昨天学了今天就忘得精光的,各种电子设备这时就发挥它的功能了。

“重要的时刻终于到来了!”刘金波心情有点紧张,看着周围埋头苦干的同学,一种快感油然而生。因为他已经早早做好了,准确地说,是照着教师用书把答案抄到书本去了。说起教室用书,他也不禁感叹,捂着嘴偷偷笑了笑。原本他以为教师用书应该教师独有的啊!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发现自己原来是这么的‘天真单纯’。那是在一次英语课的课间休息,他无聊地趴在桌子上到处张望,忽然他看见前面四排的一个女同学的桌子摆着一本既不像平时上课的学生用书,也不像课外读物的书,他当时决心要看清是什么书来的,便问旁边那个不带眼镜就分不清一个手有几根手指的高度近视的同学借了他的眼镜。戴上眼镜,睁大眼睛一看,那书封面中间的位置写着‘教师用书’的字样,他自信自己肯定不会看错的了,因为透过那女同学的手臂与桌椅的空隙看那本书时,他连这那女孩腋下露出来的一小撮腋毛也看的一清二楚。他后来回去上网一查,果然就有,跟那女同学的一模一样,还是打折免邮费的,二话不说就买了一本。当然除了买书的商家外,他没有让任何人知道买了这书。

“既然是不用举手的,谁先起来谁答的,我又已经老早做完了,第一题怎么都是我来回答的

“这样还有一个好处的,孙子兵法上也说了,先来它个先声夺人,给他们个下马威看看…”刘金波读过几本古代兵法的书,心里这样美滋滋的想着。

“好,时间到了,第新疆#!权威的癫痫医院一…题…

老师的话音未落,只见刘金波就从桌椅上快速地弹了起来,像是被恶毒的女巫师朝自己摸样的布娃娃屁股狠狠刺上一针似的。顿时,教室爆发出一阵大笑,连平日不苟言笑的英语老师也笑了,有谁会想到有人这样回答问题的呢?

“gossip”刘金波也快速地说。

“Good answer ”英语老师用他的惯用语赞扬眼前的这个学生。

“那第二题?”

“admission”刘金波再一次弹了起来。

教室又一次爆发出了一阵笑声,但与前一次想比,这次的笑声明显少了很多,仿佛同学们察觉到刘金波有点来者不善的意图,警觉起来了。

随着竞争的激烈,之后的大部分题目刘金波遇到很大的狙击了,想抢这些分的人也都学着像他一样快速地弹起来,有时候速度之快,预判之准确连‘开山鼻祖’刘金波也感叹不已。

本来大家都以为英语老师会直接不讲解就问最后一题的,没想到他就讲到的这题时,借题发挥,讲起了‘倒装句’。

“强调需要的倒装是为了强调某个句子成分而进行的倒装,大致分有以下几种,第一是谓语置于句首,第二是…”

刘金波才没有什么心思去听老师讲这些枯燥乏味的语法知识,他现在心里正盘算这怎么也要拿下最后一题的回答权,这样就可以在十五题选词填空中回答了7题-----那算是不错的成绩了。

“状语置于句首是…,倒装句就说到这里。那好,最后一…?”

“(in)identification”刘金波趁着英语还没说完再一次弹起来了。

“应该是读(ai)identification才对。”英语老师纠正刘金波的读音,同学们发出了一阵哄笑。原来他一时嘴快,把(ai)identification读成了(in)identification了。

刘金波的脸顿时红了半边,耳朵发热。可是坐下来后他极快的调整过来了,自我安慰说-----李阳不是也整天喊,学英语就得不怕犯错误!圣人都有犯错的时候,何况我呢?

“那重庆癫痫病专科医院靠谱吗现在讲翻译题,大家做好的就走上台上说出来,那讲一题就加三分吧,Any volunteer?”英语老师又说。

刘金波又站起来,大家瞧着他径直地走上讲台。

“……”刘金波在讲台上说。

“第三题?”

坐在前面的一个女生比刘金波早一步弹了起来,也径直地走向讲台。

这时,刘金波发现自己明显的吃亏了,他是坐在教室较后的位置,比起前面的女生走向讲台要远得多,即使他跟别人同时站起来,还是别人比他先走到讲台的。

“不行!得坐上前面去!”他暗示自己。

“第五题?这题有点难度的。”老师说。

刘金波又站起来了,他看见也有教师用书的女同学没有站起来,他便站起来了,管你们怎么说也好,反正最后一节课了。

“……”说完了‘标准答案’后,他没有走回原来的位置,而是在讲台前一个挨着女生的空位坐了下来。

“怎么又是他…”台下有人这样悄声抱怨道,站在讲台一旁的英语老师的脸上也好像充满了尴尬,一副想说点什么话有不好意思说出口的样子。

刘金波又抢到了最后一题的回答权,他终于是大大松了一口气。

“那我们今学期的英语课就上完了,现在距离下课还有十分钟,各小组组长统计一下各小组成员的分数,然后交给我。还有,大家要准备好期末考试了!”

“7题填空题就加了14分,四题翻译题就加了12分,原来71,现在就变成了97分”刘金波清点战果,虽然没能拿够100分,但他心里也挺满意现在的分数了。

“比上有点不足,比下有余多喽!”他显得很高兴。

正当刘金波沉浸在这堂课上几乎疯狂的行动而带来的喜悦时,从他身后传来了一个他无比熟悉的声音----其中一个小组组长的声音,声音不大但是能够听清楚:

“哎呀!哪用得着像演猴子戏那样回答问题的,‘平时分’自己喜欢多少就加多少就是了,反正老师也不知道,也懒得去查……”

2013.1.20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spxnv.com  酒神文学网小说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